Mojito

到底意难平

【可玘】年少心动(一发完)

*短打渣文笔有bug

  天有些暗了。

  邱贻可刚刚在书店买好老师要求买的参考书,出门,发现已经是傍晚。

  天空的颜色像是浅浅一层普兰掺点灰色,橘黄的路灯已经亮了,道路两边梧桐树在空中枝干相接,像是亲吻的人。

  他加快了点脚步,原路返回。

  路过公厕的时候,不经意撇了一眼旁边的小巷。

  一个少年坐在小巷拆迁屋前的台阶上,幽幽地抬头,眼神像是想把他煎个熟透一样。

  邱贻可还注意到他指间有什么东西明明灭灭,是烟。

  邱贻可不知怎的没挪开脚步,呆愣愣的,他说不清是因为好奇还是别的什么。

  片刻少年微微斜了一下嘴角朝他坏气一笑,“好看?”

  邱贻可感觉自己有点冒汗,他微张嘴想搜肚刮肠憋点话缓解一下尴尬气氛,少年嗤笑了一下又接着说“过来,哥哥让你看个够。”

  邱贻可觉得自己像是被蜘蛛精缠上的唐僧,却又邪了门似的无法拒绝。他迈开腿挪过去,看清了少年的面容。

  剑眉星目。让人无端联想起武侠小说里的谁谁谁,但比谁谁谁少了一点凛然正气的样子。

  因为...他感觉那双眼睛盯着他的样子,太赤裸了。

  他喉咙发干,下意识想说个段子,“我给你...”

  这时少年忽然在地上按灭了烟,站起身来忽然一把揽住他的脖子,看着他的眼睛顿了一秒,就这一秒,邱贻可感觉有点心动。

  然后他贴着邱贻可的嘴唇吻了下去,灵活的舌长驱直入,吻得邱贻可有点头皮发麻。

  不行,这样太被动了。

  邱贻可一推他的肩膀把他按在水泥墙上,照着他的样子反吻回去。少年在他换气的间隙把唇瓣擦过他的耳朵,用气声吐了一句“小菜鸟”,然后抓着他的手去扯自己的裤子。

  邱贻可被他的气息烫的一激灵,僵住了,“我操,你干嘛?”

  “你操我?”

  很明显是调戏的语气,顺带伸手到他的裆部揉了一把。

  “别待会儿又硬了啊,多丢人。”

  太直白的撩拨。邱贻可慌得后退,抓起书袋子几乎是落荒而逃。





  都说一见钟情是最要命的。

 

  邱贻可觉得自己这两天都有点心不在焉,那个小巷里的少年不明不白地一直在他脑海里转圈,怎么也甩不掉。
 
 
  一点点微小的感觉就这么莫名其妙地发酵,其中掺杂了邱贻可自己胡乱脑补的东西,该死,他觉得自己真的喜欢上他了,什么都能联想到他,尽管那张脸已经略微的模糊了。

  写语文的诗歌赏析题时一句话直直撞进他的眼中:

  “有一美人兮,见之不忘。
    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他呆呆地想,大概就是这种感觉。

  真想快点见到他。如果给我一次机会,我那次绝对不会那么快地溜掉。
 

  走廊东端一班的邱贻可如是想,走廊西端七班的陈玘,也就是那天巷子里的少年,也在想他。

  邱贻可的眉眼太温柔了,就那么看着你,感觉就要心甘情愿陷进去,就算他体内有多么暴戾的刀片,也心甘情愿被他搅死。

  陈玘没有乱撩人的习惯,那天他只是想偷偷跑出来吸根烟,没想到遇上了他,于是心底的恶魔也春心萌动钻了出来。

  平时大家学业繁忙行色匆匆,从不顾及别的班有谁,他们也是。

  下午邱贻可收拾了书包走出教室,刚好逢上夕阳把一切染成暖色。他慢慢地走,想着周末再去那条小巷碰碰运气。

  走在他背后的陈玘低着头也寻思着周末去小巷里再抽抽烟,看看那个人会不会来。

  邱贻可快走出校门时,下意识回头想看一眼夕阳,但他突然看见了比夕阳还美好的东西。

 

  陈玘也刚刚好仰起脸,呆呆看他。突然他笑了,“是你啊。”

  “是我啊。”邱贻可疯狂按住内心的激动。

  陈玘向前走了一小步,“陈玘。”

  “邱贻可。”嘴角不可控制地上扬。

   他不知道此刻,他眼里映着余晖的样子有多温柔。

   年少心动,大概如此。

 

 

 
 

评论(4)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