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不及了快跑

【可玘】年少心动(一发完)

*短打渣文笔有bug

  天有些暗了。

  邱贻可刚刚在书店买好老师要求买的参考书,出门,发现已经是傍晚。

  天空的颜色像是浅浅一层普兰掺点灰色,橘黄的路灯已经亮了,道路两边梧桐树在空中枝干相接,像是亲吻的人。

  他加快了点脚步,原路返回。

  路过公厕的时候,不经意撇了一眼旁边的小巷。

  一个少年坐在小巷拆迁屋前的台阶上,幽幽地抬头,眼神像是想把他煎个熟透一样。

  邱贻可还注意到他指间有什么东西明明灭灭,是烟。

  邱贻可不知怎的没挪开脚步,呆愣愣的,他说不清是因为好奇还是别的什么。

  片刻少年微微斜了一下嘴角朝他坏气一笑,“好看?”

  邱贻可感觉自己有点冒汗,他微张嘴想搜肚刮肠憋点话缓解一下尴尬气氛,少年嗤笑了一下又接着说“过来,哥哥让你看个够。”

  邱贻可觉得自己像是被蜘蛛精缠上的唐僧,却又邪了门似的无法拒绝。他迈开腿挪过去,看清了少年的面容。

  剑眉星目。让人无端联想起武侠小说里的谁谁谁,但比谁谁谁少了一点凛然正气的样子。

  因为...他感觉那双眼睛盯着他的样子,太赤裸了。

  他喉咙发干,下意识想说个段子,“我给你...”

  这时少年忽然在地上按灭了烟,站起身来忽然一把揽住他的脖子,看着他的眼睛顿了一秒,就这一秒,邱贻可感觉有点心动。

  然后他贴着邱贻可的嘴唇吻了下去,灵活的舌长驱直入,吻得邱贻可有点头皮发麻。

  不行,这样太被动了。

  邱贻可一推他的肩膀把他按在水泥墙上,照着他的样子反吻回去。少年在他换气的间隙把唇瓣擦过他的耳朵,用气声吐了一句“小菜鸟”,然后抓着他的手去扯自己的裤子。

  邱贻可被他的气息烫的一激灵,僵住了,“我操,你干嘛?”

  “你操我?”

  很明显是调戏的语气,顺带伸手到他的裆部揉了一把。

  “别待会儿又硬了啊,多丢人。”

  太直白的撩拨。邱贻可慌得后退,抓起书袋子几乎是落荒而逃。





  都说一见钟情是最要命的。

 

  邱贻可觉得自己这两天都有点心不在焉,那个小巷里的少年不明不白地一直在他脑海里转圈,怎么也甩不掉。
 
 
  一点点微小的感觉就这么莫名其妙地发酵,其中掺杂了邱贻可自己胡乱脑补的东西,该死,他觉得自己真的喜欢上他了,什么都能联想到他,尽管那张脸已经略微的模糊了。

  写语文的诗歌赏析题时一句话直直撞进他的眼中:

  “有一美人兮,见之不忘。
    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他呆呆地想,大概就是这种感觉。

  真想快点见到他。如果给我一次机会,我那次绝对不会那么快地溜掉。
 

  走廊东端一班的邱贻可如是想,走廊西端七班的陈玘,也就是那天巷子里的少年,也在想他。

  邱贻可的眉眼太温柔了,就那么看着你,感觉就要心甘情愿陷进去,就算他体内有多么暴戾的刀片,也心甘情愿被他搅死。

  陈玘没有乱撩人的习惯,那天他只是想偷偷跑出来吸根烟,没想到遇上了他,于是心底的恶魔也春心萌动钻了出来。

  平时大家学业繁忙行色匆匆,从不顾及别的班有谁,他们也是。

  下午邱贻可收拾了书包走出教室,刚好逢上夕阳把一切染成暖色。他慢慢地走,想着周末再去那条小巷碰碰运气。

  走在他背后的陈玘低着头也寻思着周末去小巷里再抽抽烟,看看那个人会不会来。

  邱贻可快走出校门时,下意识回头想看一眼夕阳,但他突然看见了比夕阳还美好的东西。

 

  陈玘也刚刚好仰起脸,呆呆看他。突然他笑了,“是你啊。”

  “是我啊。”邱贻可疯狂按住内心的激动。

  陈玘向前走了一小步,“陈玘。”

  “邱贻可。”嘴角不可控制地上扬。

   他不知道此刻,他眼里映着余晖的样子有多温柔。

   年少心动,大概如此。

 

 

 
 

贪玩杀没错了😂😂😂

【獒蟒】南墙(上)

*187cm-176cm
*28岁-16岁
*师生恋
*ooc

  1
  许昕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喜欢上他的体育老师的。

  三年前某一天,正是暑热未退的时候。晃得人头昏的阳光照在樟树叶子上泛着银浪,许昕蔫着脑袋,时不时用手揩着汗还是热的要命,他感觉自己似乎要陷进赤红色的塑胶跑道里。

  体委马龙有点懵地站着,说我也不知道哪位是咱的体育老师。

  许昕一个白眼翻到天上去,正好看见一张黑不溜秋的脸,长手长脚往这边走。戴着阿迪帽子,腰间围着亮的眼瞎的荧光橘运动服,然后是小蓝鞋。

  许昕被这乱七八糟的混搭弄笑了。那张黑不溜秋的脸似乎很不满一个学生莫名其妙对他翻白眼又迷之嘲笑,眉头毫不留情朝这边皱了皱。

  “1班?”他低头问马龙。

   “啊?昂。”马龙有点拘谨地点点头。

   “好的,归队。”

  他掏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第一次上课迟到了,对不起。简单介绍一下,我叫张继科,以后就是你们体育老师。”

  然后他拿起挂在胸前的口哨咬到嘴里“全体都有,立正,向右转,绕操场跑三圈。”

  “我草....”不知道是谁骂了一声。

  “干嘛,不满啊!不满加跑2圈!小小年纪懒得跟猪一样!”

   许昕被他狂躁得一哆嗦,小声嘀咕。

   “日,哪来这么大脾气。”

2
临近期中体育考,张继科在体育课组织所有同学测试了长跑,男生1000,女生800。

  在一片哀嚎声中,张继科再次毫不留情皱起了眉头,单手掐腰“行了,又不是我故意虐待你们对吧,分数是你们自己的,不练可以,滚出去。”

  先测的男生,许昕全程生无可恋脸跑,后来居然发现自己超过了很多人,遥遥领先。气喘吁吁冲过终点线正欲亲吻大地,“4秒06,”张继科一把把他薅了起来“起来!这都撑不住,是不是男人。”

  许昕正想骂,靠,老子累死了,可抬头看见那个高自己至少十厘米的脑袋,顿时没了底气。

  张继科陆陆续续把剩下的男生像拎死鸡一样扔到草坪上,然后去测女生800。

  测完了长跑张继科大手一挥批准自由活动,坐到操场边大樟树下的铁皮阶梯上边,招呼草坪上正在休息的许昕过来。

  “你有没有练过跑步?”声音少有的低沉安稳。

  “没,没啊。”许昕有点被吓到。

  张继科突然笑了,露出一口白牙,手上不停甩着口哨,“看你长跑挺好的,把你介绍到校田径队。愿不愿意?”

  许昕想了想,鬼使神差点了点头。

3
  田径队的训练简直不是人能忍的!

  许昕训练的时候总是愤愤地想。

  夜自修结束之后被逼着再跑整整20圈,跑完像死蛇一样软在地上,还要被张继科踢上两脚“喂喂,死了啊?这么垃圾。”

  许昕用尽全力对张继科翻一个白眼,张继科却笑了。

  “这傻样,”他蹲下去摸摸许昕的头发,“辛苦你了,回去休息,啊。”

  许昕心里有点迷,张继科性格太捉摸不透,一下子狂躁一下子温柔,跟他更年期的阿姨一样。

  只是有时候想想,觉得这个人还挺有意思。

4
  某日,许昕家里出了点事,晚上得回家,就到体育办公室请假,碰上两个小姑娘鬼鬼祟祟在门口,一副不敢进去的样子。

  她们转过头看见许昕,笑着说“昕哥,能,能不能帮我要下张继科微信?”

  许昕沉默了一下,很懵地问,“你们怎么认识我的?”

  “别管这个,你帮我要就是了,我请你吃东西。”

  “怎么,搞师生恋啊?他长得哪里好看了。”

  小姑娘刷的红了脸,结巴半晌,“哪,哪里不帅?我看你瞎了吧你。”

  “怎么帅了,黑的跟碳似的。”许昕边说边咧嘴,没注意到对面小姑娘脸上顿时有点惨白。

  “靠,没良心的兔崽子,爸爸教育不死你。”张继科突然出现,先是猛地敲了一下许昕的脑壳,然后膝盖顶他腰,许昕痛得哎呦哎呦嘶直叫,捂着脑袋蹲下,张继科气定神闲拍拍手,单手插兜靠着墙壁对俩笑成一团的小姑娘抛个媚眼,“找我什么事呀?”

  “...”一个小姑娘脸红得不行,话都说不出来,另一个说,“她想要你微信。”

  张继科立刻笑了,一副我懂的样子,“怎么,看上哥的美貌了?”他又说,“名字缩写,加我记得打备注啊。”

  “谢谢!”俩小姑娘憋着笑小跑走了。

  许昕偷偷抬起眼皮看张继科,张继科居高临下看他,声音顿时拔高几度,松散得像学校食堂的鸡蛋糕,“干毛啊。”

5
  某日中午,许昕在食堂打饭,正好张继科排在他前面一点的位置。

  张继科搁了餐盘,脚翘到餐桌铁杠上吃饭,大刀阔斧的样子。

  有姑娘路过他桌子时一不小心放下盘子,看见有人又拿了起来。

  张继科抬头,“害羞什么。”

  许昕经过,“切!”喊的很响,生怕张继科听不见。

  “诶,给我坐下,坐这,我这样有点孤独。”张继科扯住许昕衣角。

  许昕乖乖坐下,面无表情说“我好羞羞哟和大帅哥一起吃饭。”

  张继科愣是给他气笑了,一巴掌结结实实拍他头上,“当我傻子听不懂?”

  许昕傻笑,他突然发现自己还挺喜欢被张继科打的。
 
 
 

占tag,一个小问题

小胖有没有说过“大雨滂沱最好使”?求出处,谢谢啦